发布:2017-08-21 09:43     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   编辑:初惠贤

  

 

                                                    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

                                                         记者 王旭东 冯炜 摄  

    谢谢,尊敬的永康书记、上官市长,西安的企业家、浙商的企业家朋友们,大家好!

  最近身边的企业家朋友谈西安的特别多,大家都很关注西安最近的发展,我自己的同事最近来了几次以后,大家回去都非常兴奋,觉得西安在发生一种变化,从细节里面看到西安正在变成一个不一样的西安。

  我们昨天下午跟西安签订了一些协议,今天早上王书记还说“事不过夜”,昨天晚上就开始落实各项工作。所以我觉得看见了整个西安市委、市政府正在积极努力打造一种营商的环境。

  这使我想起当年在浙江,我们那时候没有“八八战略”对民营企业的尊重、对商业环境的打造,如果没有这些东西,就不可能有今天浙商经济的发展,不可能有阿里巴巴这样的企业。

  看到各级政府部门都在全力以赴打造营商环境,我觉得作为一个企业、作为一个商人,感到无比欣慰。

  昨天晚上回去,我也过了很长时间才睡着,在思考,一个古都如何能够变成一个商业之都,一个历史名城如何变成时尚名城,一个原来良好的工业科技基地,如何变成未来高科技、黑科技、硬科技的基地,这对每个人来讲是一个挑战,但更是一个机会。

  西安和杭州、陕西和浙江有很多很有意思的现象,西安是十三朝古都,南京是六朝古都,杭州我们说最多是一个半朝古都,算上吴越,勉强可以称为一个古都。西安城本身是一个博物馆,我们昨天开会的地方、吃饭的地方,都是遗址。

  我们早上跟书记在讲,“西安吹过的风都是文化、踩过的地全是历史”。西安和杭州更是唐诗和宋词,应该讲是“绝代双娇”,西安有李白,杭州还有苏东坡。我们其实各领风骚,西安很厚重,杭州很轻灵。西安是帝王之地,从政可能会比较好,杭州沿海,经商比较行,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西安整个跟杭州我觉得是弥补,陕西跟我们浙江,很多地方有不同之处、相同之处。

  西安过去的辉煌,不仅仅在于帝都、更在于它的全球化,丝绸之路主导的第一次全球化就是从西安开始。而今天西安又成为新一轮全球化,“一带一路”的重要关键之城。所以我自己觉得历史赋予一个城市的使命,有的时候不是一个偶然,这中间一定有很多必然之处在里面。

  西安的人才资源、高校资源也是全中国最多的,杭州资金密集度非常之高。西安是人才流出最多的地方,而这两年杭州是人才净流入最多的地方。我们两个地方,我相信一定能找到合作点。

  对于我们来看,不仅看到这儿的文化、这儿的历史,但是对于阿里巴巴这样的公司来看,看到这儿130多万在校大学生,看到这儿这么多的科研机构。任何一个企业要想持久发展,没有强劲的文化是不行的,而这个文化是不能凭空捏造出来的。

  阿里巴巴文化发展过程当中,我们专注整个中儒释道文化,西方的发展,它以基督教文化为主,我们这儿的经商发展,我是以儒释道文化。而西安强大的历史文化,为西安企业走遍天下,形成持久、可持续发展的力量,肯定有巨大的东西。

  我自己觉得再好的历史文化,埋在黄土底下都是沙土,放在桌子上面,放在外面,那就是文物、就是宝贝,这中间我们学到很多。

  阿里巴巴要做102年的企业,也必须向西安学习,西安是千年古都,一个城市怎么用文化、用凝聚力成为一个历史高地,值得我们学习。

  阿里巴巴在淘宝刚成立的一两个月,我就把淘宝团队带到了西安,在秦始皇陵边上,我们开了三天的会,重点讨论的问题是,秦朝起初作为一个偏僻小镇,又是一个养马的部落,没有资源,什么都没有,他凭什么能够统一天下,他做了什么对的事情,花了多少时间。

  那时候淘宝在2003年,啥都不是的时候,要面对Ebay的竞争,通过十年到十五年,建立一个中国的电商环境,在这中间,我们从秦朝的统一天下、秦朝的发奋努力,通过长期的投入思考,我们学到了很多。

  第二次我又在当时以为淘宝和天猫做得如日中天的时候,我们又到了西安,在西安我们请了大学的教授讲唐朝怎么从那么辉煌鼎盛就没了,就不行了。我们做企业要永远去思考这些东西,从历史文化里面学习。

  我们每次从西安回去以后,都进行了非常大的改造,组织的改造、人才的改造体系、愿景的改造、危机感的改造,这方面我觉得在西安,在这里面对阿里巴巴来讲,非常感恩西安,感谢西安的历史给我们这样的企业。

  后来我们也去了延安,看中国共产党怎么重建希望、重建信心、怎么面对未来用愿景驱动,这是我们能够从历史里面学到东西、可以去反思的地方。

  昨天我们跟西安签订了重要的战略合作,我们阿里巴巴会加大在西安的投资,特别参与到西安的高科技、时代感、国际化的发展过程中。

  政府在今天的中国经济发展中,发挥着巨大的作用,我觉得还是非常重要的,尤其在今天的形势下面,我们能够看到西安这届市委市政府在积极打造营商、发展经济、发展创新、引进人才、留住人才上面,所做出的努力,我觉得非常欣慰,也是充满了希望和信心。

  我这儿还想讲另外一些分享的观点,这两年我出去的地方比较多,全世界都在跑,刚刚去了非洲,从欧洲、非洲、美国很多地方跑下来以后,最大的感受,其实今天的经济、今天的世界并不稳定。每个人的眼光不一样,你怎么看,决定着你怎么样做事情的风格。

  我个人觉得,今天是全世界,特别是中国,是经商最好的时代,你怎么看,因为今天的中国是国家稳定、政治稳定,我认为国家稳定和政治稳定是中国企业家的先天优势,这一点不是说大话、讲高调。你如果发现国家不稳定、政治不稳定,经商几乎是非常艰难。今天中国的企业家要利用好今天国家的稳定、政治的稳定,做好企业。

  我这次刚刚从非洲回来,非洲现在经济的增速仅次于亚太地区,高于世界平均水平,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政治稳定功不可没。非洲经济发展好的国家都是政治比较稳定,只有政治稳定、国家稳定,没有战乱,才可以经商,一战乱,啥事都没有了。经济发展经不起折腾,折腾了,只会让国家错失机遇。经济稳定、政治稳定、国家稳定是最好的经商环境。

  第二,我们现在又在面临着巨大的技术变革,每一次技术变革大概都是五十年左右,前二十年是纯技术的革命,后面三十年是技术的应用。人类面临的第三次技术革命,这是我们的幸运,人一辈子很难有这样的机会碰上。

  第一次技术革命花了五十年时间,第二次技术革命也是五十年时间。这次技术革命刚刚过去了二十年,是所谓互联网带动的。互联网发展以后,成为商业的基础设施、社会发展的基础设施,数据将成为新的生产资料,计算能力将成为新的生产力,加上科技方面的发展。

  所以人类在未来三十年将会有重大突破,无论在数据、生物科技、各行各业。把握一次新的技术革命,就意味着机会,而抵触新的技术革命,靠你抵触也没用,心里排斥也没有用,不管你喜欢不喜欢,它是一定会来的,早适应,早有机会。

  对任何人来说,眼光决定你的心态,心态决定你的行动,行动决定你的结果。所以今天所有优秀的企业,不是你今天努力的结果,是十年以前、十五年以前、二十年以前作决定的。所以今天你的心态、你的眼光决定了二十年以后、十五年以后,你的企业的发展。

  另外一点,今天讲美国,我认为这届美国领导人的运气非常好,他上台的时候,我们各方面的预测,美国经济不管谁折腾,未来几年一定好,不管谁上台,反正未来几年,美国经济是一定好,什么原因?因为美国经济在过去几年已经完成了经济转型。

  今天带动美国经济的发展,已经不是老一套的企业,不是GE,不是传统的美国制造业,而是新的美国经济已经带动了,以苹果、Google、Facebook、亚马逊所带动,它们完成了真正的转型,而中国正在走向完成这个基础的转型的过程之中,而这个基础,我觉得基础比较艰难,我们得坚持下去。

  实体企业中也有落后企业,高科技也有先进企业,所以虚实之争,我觉得没有多大必要,但是我们要真正把握的是适应未来、适应群众、适应市场,这样的东西才是最好的东西。

  当然我们要用不同的观点去看,我对特朗普提出的“美国制造”,为了加大就业,我有不同看法,未来的制造业并不带来就业,未来带来就业的是现代服务业,先进的服务业才是真正带来就业。今后的“智慧制造”,过去二十年,我们把人变成了机器,未来二十年,我们会把机器变成人,所以制造业本身带来的就业可能性并不是太大。

  我想大家要记住,“转型升级”我们提了很多年,转型升级是要付出代价的,我们在这个付出代价的时候,就像拔牙一定要流血,一定要付医药费,一定要疼痛,一定要打麻药,一定要休息一点时间,你想拔牙,又不想疼,又不想流血,我看问题挺大,而且牙还得治好。

  我自己觉得在转型升级过程中,我们这个国家,我们每一个企业都要为此付出代价,付出时间,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面向未来。

  今天中国的形势,我自己觉得我们的国家正在做两件极具战略意义的事情:

  第一,通过“一带一路”,理顺中国和海外各国的关系。

  第二,通过供给侧改革来理顺内部经济结构的问题。

  这两个机会,我自己觉得一个企业要做大做强,很重要的是吻合国家、吻合时代的发展规律,吻合科技的发展规律。所以我自己觉得“一带一路”倡议是一个了不起的创意和设想。

  在跑了全世界各国以后,我是越来越能够感受到它所受人欢迎,我本人是一个全球化的坚定信仰者和推动者。全球化,过去的二三十年,对世界经济带来的巨大贡献是功不可没的。不管怎么样,它解决了绝大部分国家的就业,发展了经济,中国可能是上一轮全球化最大的受益者。

  但是今天的全球化也带来了很多问题,就业问题、环境问题,因为原来的全球化更像是一种美国驱动、美国化,对发达国家有好处、对大企业有好处,对年轻人、中小企业、发展中国家好处并不多。但是并不能因为这个好处不多,而把全球化给否定掉了,不能因为孩子天天哭,把孩子给灭掉了。

  所以全球化的二十年,并不意味着二十年的全球化是完美的,我们不应该消灭全球化,而是应该完善全球化,全球化应该面向于发展中国家、面向于年轻人、面向中小企业。

  所以我自己觉得“一带一路”是中国发起的新一轮全球化,这一轮全球化要把握住这个机遇,而且现在大家都很兴奋。我自己觉得“一带一路”,西安作为一个关键之城,应该是可以发挥的作用非常大。

  中国作为一个发起的国家,我觉得这对于每个企业来讲都是一个巨大的机会。有一点我相信是肯定的,以前做成功的企业靠全球化,未来你不全球化,你根本没机会做生意。我认为全世界在三十年以后,所有的小企业,应该讲80%以上你不做全世界的生意,你不把产品卖到全世界去,就没有机会。

  “一带一路”,以后也不存在着中国造或者美国造,我个人认为应该以后是叫Made In Internet,而不是Made in America、Made In China,因为它等于是全世界采购,这个地方采购原材料、这个地方进行加工,这个地方搞设计,是全球拼起来。这个势必要加强中国企业的供给侧改革,如果不以新的供应链,不以新的思路进行发展,我认为将来你还在造昨天的战车,是没有办法面对未来的战争。

  未来的商业,把握住全球化使你通向市场、通向未来、通向全球,因为一个企业的大小,根据你企业的活动范围来看,如果你的企业眼睛里只有一个县城,你只能做县级企业,你的眼光盯在全省,就是做全省的生意,眼光看向全世界,你就是做全世界的生意。县里面的企业,你做得再好,也是县级企业,你今天必须思考全球的市场,在区域本身内部折腾,已经很累了。互联网就让你去接受全世界,今天你是可以设想我的产品为什么不在中东,我的产品是否可以去非洲,我的产品是否可以去挪威、可以去菲律宾。

  你没有这种思考,你永远不会去做,你有了这种思考,你至少开始去努力。

  那么供给侧改革关键我认为是未来的制造业已经不是流水线、不是标准化、不是规模化,未来的制造业是个性化、是智能化,未来的制造业不是B2C,而是C2B,Consumer To Business,是以数据驱动、智慧驱动、智能制造驱动。所以这方面的改革,阿里巴巴我自己这么觉得,我们比较幸运,我们跟腾讯公司是叫做“无中生有”,原来没有这么一个东西出来,后面的供应链、生产,我们是重新组装出来的,跟传统的思考不一样。

  尤其像阿里巴巴,大家认为你这个公司就是卖卖货,不是那么回事,如果你一年要卖四五万亿货,背后没有技术的支撑是不可能的,一年要卖四五万亿的货,你在背后没有强大的、新的供应链和供给侧的组建是不可能的。所以要从这个角度去思考,我们每个企业要把供给侧改革当作重中之重去做。

  我认为阿里巴巴、腾讯、百度和大批今天做得比较好的企业,都是经历过了供给侧改革以后的企业,至少我们是完成了其中的一部分而已,去想透、想明白,这不是一个政治口号、不是一个经济口号,去想明白你的企业如果不在后台、不在思想上、不在技术上、不在人才上重新组建搭配,你怎么可能赢得先机,你怎么能够做出创新产品。同样的流水线,凭什么你们家的流水线就比他们的快一点,快又如何呢。

  我自己觉得,这两个机遇,请所有企业家,我们想分享的,这也是阿里巴巴这么多年来所思考的。

  第一,尤其现在我们加强全球化,必须把市场做到全球去。

  第二,我们必须对自己的供给侧、供应链,整个的客户关系、生态关系,重新打造,形成一种共享经济,必须共享。原来从分享经济走向共享经济,IT是独占经济、DT是共享经济。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时代变了,马车再厉害,坦克出来了,坦克再厉害,直升机出来了,直升机再厉害,导弹出来了。所以我自己觉得,我们必须面向未来,重组自己的企业,这是我希望跟大家在这儿分享的一个想法。

  我还是想强调三十年以后的企业,如果没有今天全球的布局,没有供给侧改革的思考,我觉得将非常艰难。企业家要怎么做,我前段时间提出了关于“五新”,尽管这五个新的词提起来,我也没找到合适的词,“新零售”,零售就零售,哪来的新零售、旧零售,讲得有道理,我确实不是一个造词的人。但是我认为零售线上线下必须结合,线上线下将体现在现代的仓储体系和物流体系中,才能够打造出新型的零售体系。

  原来的零售体系,在市中心建超市、建商场,我说王府井买这件衣服两千块钱,在淘宝上买这件衣服可能是三四百块钱,不是淘宝卖得便宜,是王府井卖得太贵,王府井不得不卖得贵,因为它的地价太贵,它的供应链体系不一样。

  这样实际上来讲,对大家不好,消费者不高兴、王府井也不高兴、生产制造商也不高兴,我发现没人高兴的。重新塑造整个链条,才有可能消费者高兴、厂家又能高兴,城市的房价下来,大家也高兴,运营者也开始高兴。

  我自己这么觉得,新零售,这个一定是未来,它的增长率,刚刚前几天我们公布的业绩,阿里巴巴在这么大的体量上面,我们季度增长56%,大家去思考一下,这中间是一定有些其他东西的,不是靠勤奋、再勤奋,一天24小时干下去,你睡觉怎么睡,你还得吃饭,不可能不吃不睡,这样要干死人的,这方面,我觉得背后一定有东西。

  新零售以后,一定带来新制造业,而对于制造业来讲,昨天的制造业大省会面临巨大的挑战,因为昨天的制造业讲究规模、讲究标准、讲究快,未来的制造业讲究个性化、讲究柔性化、按需定制。未来的制造业,所有的制造业机器,不仅吃的是电,它还要跟上数据。

  从这个角度来讲,像陕西西安这样的地区,既有挑战,原来的科研院所,原来的重工军事的东西,如何转型成为现代制造业、未来的制造业,这个是挑战,也更是机会。

  还有新金融,金融的变革可能更大。

  我自己觉得新零售、新制造、新金融,无非是打造一个新的信用体系,中国将进入信用经济时代,不是一个金融经济时代,而是信用经济时代。

  到后面我们提出新技术,未来新的计算能力,新制造能力,这方面实际上是新的生产力。

  我又提出新能源,就是数据将成为新的生产资料。

  在这方面,“五新”一定会对整个中国经济乃至于今天蓬勃发展的世界经济带来巨大的影响。

  我想请大家也高度关注,我不是一个预言家,但是因为做了十几年,从市场上来,跟消费者靠拢、跟制造业靠拢,我由于不是学经营管理,我对赚钱的兴趣还真不大,但是对于世界未来的发展、市场的动态,我兴趣无比之大,所以我到全世界各地跑,发现看到的角度和眼光不一样,说得对不对,毕竟不是经济学家,也不是未来学家,我只是跟大家分享,有些趋势它已经开始形成。

  所以新零售以后,一定会带来新制造,新制造以后,零售和制造业一定会加剧金融的变革,这三个变成信用经济以后,会对生产资料、生产力,以及对我们未来政府提出的新的生产关系之间的适应,又会有巨大的挑战,这是一个历史进步发展的过程。

  我在公司内部强调,未来的企业必须是全球买,也必须是全球卖,必须是全球支付,必须是全球运,还必须是全球邮。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必须有全球化的思考,重新打造新的组织架构。

  我还想讲一下,未来的利润已经不是靠规模化、靠市场,没有这个机会了,未来的利润一定来自于技术的突破,未来的利润一定来自于创新。只有技术和创新带来的利润,才是实实在在的利润,你要靠规模、靠市场,你要赢得市场、赢得规模,也是靠创新、也是靠技术,而不是靠权力,并不是靠昨天我买了多少地、做了多大的规模,这个已经没了。

  未来我的判断,中国可能有两个词是很关键的,一个是“全面脱贫”,一个是“环境建设”。我们的生态环境的问题,今天怪谁都没有用,二十年以前我们还可以怪怪,这个东西没有做好。到了今天,你再来说北京雾霾多,这个没有意义了,你只会给大家添乱、给大家添堵,你不说,雾霾也在,大家参与雾霾的治理,这是一个机会。

  我自己觉得一个是脱贫,一个是参与环境建设,所有的企业,今天如果你不注重环境的发展,你这个企业是肯定活不长的,还想持续发展?没有机会。政府都不让你活下来,老百姓不让你活下来,消费者不让你活下来。

  企业家的专长是用商业的手法解决问题,商业就是三个词,第一要有结果导向,第二要有效率导向,第三要有公平导向。

  结果导向,没有结果的企业,胡说八道一大堆,你天天讲大道理,你的企业不灵,没有结果,那谁听你啊,你真是变忽悠了。所以企业的结果很重要,有结果未必是好企业,但是没有结果,一定是一个烂企业。

  然后是效率导向,人家干这件事情五块钱,你干这个事情三块钱,你有机会,你干这个事情五块钱,别人干这个事情两块钱,那你就死过去了。

  还有公平导向,企业是没有办法强迫别人一定要按照我的方法干的,企业是公平的,哪儿有机会,你怎么样创造价值,才有未来。

  我想我们参与全面脱贫,因为我觉得扶贫是政府的事,但是脱贫是企业家的事,让这些贫困地区有再度起来的可能性,有恢复造血的机能,这是企业家的责任,也是企业家的机遇。

  中国正在做两件非常极具理想主义的事情,反腐和脱贫,反腐到这个力度,我觉得是极其大的。脱贫,要让七千万贫困群众能够脱贫,这个可了不起。其实我这次在非洲,大家最感触,中国能够在过去改革开放的三十年内,让几亿的贫困人群能够脱贫,这是最大的功劳,这是改革开放给我们带来的机会。

  我还是想讲西安市委市政府的务实能力、有作为的思想以及改革力度,我觉得这就是实实在在的改革力度,我们讲大道理谁都会讲,我们也听了不少大道理,大道理我们会讲得比他们更多,那有什么用呢,就是从细节开始。

  我想在这里,跟浙商和西商共同把握这个机遇,也是我们做企业的一种责任,就是全面参与到脱贫的工作中去,这也是机会,我们就是帮原来的消费者,日子不好过,我们帮他们变得更好过一点。政府招商,以前的经济是单一经济,政府只要把企业引进来一放,只要有企业来,大家就高兴。

  今后招商已经不是那么回事情,由招商要变成运营商业,商业是要运营的,经济是要运营的。原来招商只要土地、税收优惠,我觉得这已经不靠谱了,现在不要说各地,全世界我们去的地方,都是税收优惠、都是土地,都是这些东西,这不是必要条件了,更不是充分条件。

  我们觉得政府官员对于经济的运营能力,变的极其关键,对城市环境的建设,你这里很好,但是这个地方空气不好,这个地方的水污染很厉害,谁到这儿来?因为现在大家都是人才进来,最怕的是医院不好、最怕的是住宿条件不好、最怕的是教育不好、最怕的是空气不好,孩子在这儿读书以后,空气不好,这是一个大问题。

  所以我觉得未来的经济,经济是要运营的,留住人才的能力,吸引人才的能力变成很重要。我在杭州提出,政府原来所谓的七通一平,现在叫做新四通一平,到了你这儿做企业,你能让这个企业通市场、通全球吗,这个企业到这儿来,能够通金融吗,就是让金融能够给予足够的支持吗,你到这儿来做企业,能够把你的产品送进输出,能够方便吗,你到这儿做企业,能够通数据吗,只有通数据,才有可能打通。

  所以政府的智能化办公、数据信息,原来单一,像烟囱一样的信息,能够打通变成极其之关键,这四通,加上一平,这个“平”就是公平的商业环境,公平竞争的环境,这变成极其之关键。

  最后我也想给政府提个建议,我们大家都在倡导创新,觉得创新很容易,其实创新不容易,创新未来真起来以后,最大的挑战是对政府管理治理创新的能力,创新有很多不确定性,对不确定性的管理和发展,因为创新到了以后,最低端的是产品创新,到技术创新,到体制机制创新,体制机制创新真开始的时候,政府管理创新的能力,就是执政能力面临巨大的挑战,这是我们今天大家都面临的问题。

  所以提一些这样的想法,未必是正确,只是我们在阿里巴巴发展过程中,一些思考,一些观察到的东西,所以感谢有这次机会分享,谢谢各位!

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   编辑:初惠贤
【西安日报社声明】西安新闻网刊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已经西安日报社独家授权。自2009年1月1日起,其他商业网站(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除外)未经西安日报社授权,不得转载西安新闻网上刊载的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欢迎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在对等合作的基础上转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的新闻,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其他商业网站如有合作意向请与西安新闻网联系,网站联系电话:029-88215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