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2017-09-04 09:40     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   编辑:初惠贤

  记者:省委常委、市委书记王永康在市委十三届三次全会上提出的“十问”,抓住了西安发展的要害。但要补齐这“十大短板”,首先要找出产生短板的根源,这样才能有正确的应对思路。在您看来,西安经济发展产生“十大短板”的根源何在?

  张宝通:首先,陕西计划经济影响很深,商业文化根基浅薄,西安需加大改革开放的力度,加强政府对企业的服务。陕西地处西部,与沿海区情不同。沿海地区经历了109年的商品经济阶段,商业文化影响很深。以浙江为代表,国家改革开放政策放宽后,民营经济如雨后春笋,蓬勃发展,压也压不住。陕西在新中国成立前是自然经济,农耕文化根基很深;新中国成立后是国家建设的重点地区,计划经济影响很深,没有经历过沿海那样的商品经济阶段,没有近现代商业文化的根基。西安的工业基础是计划经济时期奠定的,虽然工业门类齐全,基础较好,但由于主要是国企特别是央企,不太适应改革开放市场经济的新形势,发展壮大较慢。陕西人养成了读书、当官、端铁饭碗、过稳定生活的习惯。不敢冒风险,不愿意吃苦,不敢下海创业,因而民营经济、地方经济远远落后于浙江。

  举个例子,改革开放初期,在陕西钉鞋、弹棉花、当裁缝的都是浙江人,陕西人看不上。结果钉鞋的在陕西挣了钱,回去办了皮鞋厂;当裁缝的在陕西挣了钱,回去办了服装厂。浙江的经济是从纽扣、领带、打火机、服装、鞋帽、圆珠笔起步的,小商品、大市场,使浙江成了全国最富的省。现在以马云为代表的“互联网+”发展潮流,引领浙江民营经济产业升级,阿里电商为中小微企业搭了个新平台,使杭州成为引领全国新经济的热点城市。与此相对,改革开放初期,西安国有大企业多,上市企业比杭州多;现在杭州上市企业比西安多得多,经济总量比西安大得多,主要是民营企业的功劳。

  记者:针对这一现象,西安应该如何进一步加大改革开放的力度?

  张宝通:针对比沿海市场经济落后的现状,就得用比沿海更大的力度改革开放,补上西安市场经济的短板。

  我个人认为,西安在落实《关中—天水经济区发展规划》,推进西咸一体化,“组建大西安”,把西安建成国际化大都市,思想有点保守。改革开放初期,西安的金融交易量在西部居首,但由于城市规模和经济总量小,对投资者和企业的吸引力弱,金融交易量被成都、重庆反超,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金融中心实力不足。西安虽然地处祖国版图中心,有国道、铁路、高速、高铁四重“米”字形交通和航空枢纽,但没有把自己定位为“亚欧合作交流的国际化大都市”,向亚欧大陆桥经济带心脏和“一带一路”核心区支撑发展,因而开放程度不高,“一带一路”机遇抓得不够好。永康书记要求政府当好“店小二”,用高效的服务来弥补市场的不足,从而吸引投资,聚集企业。事在人为,因而,今年以来,西安招商引资的成果超过了前几年的总和。

  记者:除了开放程度不高,您认为西安经济发展还存在什么深层次的问题?

  张宝通:陕西是典型的二元结构,是“两张皮”的经济。陕西的二元结构不仅表现在城乡二元上,这是中西部都存在的。陕西的二元结构更表现为整个经济结构是二元的。陕西的重点大学、科研机构基本上都是原部委所属的,大中型企业特别是国防科技企业大部分都是中央所属的,其中不少是从东部发达省市迁过来的,不像浙江的企业是从地方经济中成长起来的,基本上都是“草根经济”。陕西的产业,先进的很先进,以全国最先进的航空、航天产业为代表;落后的很落后,传统产业、地方经济、县域经济实力薄弱。先进和落后处在两个极端上,先进部分和落后部分在体制上是隔离的,产业链是断裂的,先进的国防科技与落后的地方经济之间很难一下子建立起产业链条。从这个层面上说,先进部分和落后部分实际上是两张皮。

  面对二元结构或“两张皮”的经济,我们采取的却是一元化的战略:发挥优势,扬长避短,期望通过科技教育、高新技术、装备制造和国防科技来带动地方经济的发展。虽然科技教育、高新技术、装备制造和国防科技抓得很有成效,但传统产业、民营经济和县域经济却没有被带动起来,先进部分的“皮”被高高举起,落后部分的“皮”还在地上,地方经济依然落后。由于盲目追求高端,路子越走越窄,导致传统产业、民营经济和县域经济发展得不好,地方经济力量薄弱,因而经济总量就小,人均收入就低,造成了科教大省、经济小省、收入穷省的“陕西现象”。同样的道理,科教大市西安的经济总量和人均收入在副省级城市中居于后列。

  记者:您所说的这种二元结构、“两张皮”现象,如何消除呢?

  张宝通:我们需要促进二元结构逐步消除,但现阶段期望通过消除二元结构来发展地方经济,寄希望先进部分能带动落后部分全面发展是不现实的。对二元经济结构我们只能采取适合它的二元化发展战略:两手抓,两条腿走路,两个轮子跑。一方面发挥先进部分的优势,使其能尽量带动落后部分的发展;另一方面要加快落后部分的发展,提升落后部分的水平。比如军民融合,只有民营经济发展了,二者水平接近了,“民参军”才有可能。西安科研院校林立,但由于地方经济落后,市场需求有限,致使科研成果和人才流向沿海。西安主城区虽然发达,但区县落后了好几个阶段,中心城区难以带动区县经济发展。郑州中心城区虽然没有西安强,但县域经济发达,总体实力超过了西安。成都与西安同处西部,但成都既重视高新技术、装备制造等高端产业的发展,也重视大众化的消费产业的发展,因此民营经济活跃,经济总量就大。对于大西安的发展来说,户籍政策需要放宽,既要重视高端人才的引进,也要重视农民工的落户,这是郑州发展的经验。西安历史文化资源非常丰富,但由于局限在学术圈,没有走向社会,没有面向普通游客、面向市场,文化旅游产业不大不强。

  面对二元结构,我们要两手抓,一手强长板,一手补短板,两手都要硬。

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   编辑:初惠贤
【西安日报社声明】西安新闻网刊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已经西安日报社独家授权。自2009年1月1日起,其他商业网站(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除外)未经西安日报社授权,不得转载西安新闻网上刊载的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欢迎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在对等合作的基础上转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的新闻,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其他商业网站如有合作意向请与西安新闻网联系,网站联系电话:029-88215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