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日报社数字报刊

这里的村干部是这样“上班”的 略阳实行村干部“四化”管理
2019-11-19 11:17  来源:西安新闻网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李孟谦

院坝会

规范化管理让村干部收心

“把牛架到犁沟上往上调。”郭镇坪沟村党支部书记李飞半开玩笑地说,这是他2016年“一肩挑”时的心情。

自从被老支书叫回来当了村主任后,李飞的日子就不好过。两年时间,坪沟村先后有4个村委干部辞职或离职。

“那个时候,天天开会,村‘两委’只剩下‘一委’,我刚上两个月就不想干了,去镇上汇报一次,被骂回来一次。”李飞比喻,自己是个“驴子型”选手,得有人时常敲打。

艰难维持的一年中,李飞逐渐明白,党组织软弱涣散,说话没人信,办事没人应,再好的事也不成。

2017年3月,略阳开始推行村干部“四化”管理试点工作。村支书、村主任每月最高可拿到3500元,村文书也有2500元,就连村小组组长也有了“工资”。

当好的政策在收入上“变现”,李飞不仅自己干劲变大,还有了叫来年轻人的资本。

看上了待业在家的小伙子,就拉来干活;村文书的岗位缺了,李飞打电话叫回了学习广告设计的“90后”,整理资料不在话下。

2018年换届时,因为执行力很强的村主任、有魄力的监委会主任和富有责任心的村文书,坪沟村的班子彻底健全。

两年时间,村组路拓宽,村民住房改建,新修的文化广场成了村民休闲的好去处……点滴变化,也让县里对坪沟村充满信心:实施农业综合开发项目,先后投入800万元。

以前是只想自己,现在干啥都先想着村里。起初,李飞计划流转土地搞集体经济,可看不到甜头的村民,自然不会站队。李飞决定,自己租地,种下李子树,然后套种天麻,作为集体经济发展。虽然开始的几年看不到效益,但贫困户都通过入股务工获得了收入。

从镇办帮扶,到主动作为,李飞的转变,是略阳对村干部培养“机制管人”的成效。

“干部像候鸟,常往城里跑;白天寻不见,晚上影难找;办事得赶早,晚了就白跑。”这种村干部的“走读”现象,在农村持续了很久。

略阳这次的管理规范化,是在关键时候,从多个方面形成制度保障,就是要让村干部彻底沉到基层一线干事创业。

在黑河镇李家坪村干了10年的村主任,毛书能发展产业有一套,是村里的致富带头人,但精力大都放在自家。“四化”管理让毛书能回到村里,尤其是在“一肩挑”之后,他身上的担子更重了。

李家坪是一个合并村,合并起初,村委班子处于瘫痪状态,第一次召开的张家沟小组会议上,村民大吵,谁也不愿意退出低保。

“谁吃低保的问题,不能村干部评,要大家定。”毛书能当场拍板。

合并以后,主要矛盾集中在张家沟,此后毛书能把80%的精力放在这里。解决张家沟的水电路问题之后,他将注意力转移到产业发展上。

养蚕是村里的短期产业,乌鸡是传统的中期产业,但抗风险能力都比较差,从长远看,还得发展稳定可靠的产业。

村上一直有种茶的历史,但疏于管理,基本都撂了荒。凭着多年发展产业的经验,毛书能再次选定了茶叶,请来大学教授测土、配方,2017年种下1000亩茶叶,2021年进入预产期,中间没有效益的这几年,毛书能每年每亩地发200元的管理费,鼓励农户用心栽种。

差异化考核给村干部压力

位于横现河街道办的跑马村,又跑起来了。

可之前,跑马村也与“差评”相伴。2018年7月,村党支部书记冯守林收到一份来自街道办的红色清单。

为了让村干部履职更专业,略阳建立“定权责”“定目标”“定格次”的绩效考评机制,镇办每季度对村上的工作进行考核,对排名靠后的村集体和干部,按照一定比例扣除绩效,奖给排在前面的集体和个人。村干部的工资每月正常发放20%,80%的奖励考评合格后再发。

“施加压力,首先要明确责任。”横现河街道办党委书记庞建军说,他们将村集体分成一个个战队,创建了“三色”任务清单,根据实际情况,每周末制定下周村里应该完成的工作,“有了清单才有操作路径,才会有合理的考核与评价。”

初始任务用白色纸张,完成不了警告一次用粉色纸张,最后期限没有完成的下发红色清单。

冯守林自然知道,收到红色清单意味着什么:这次的半年考核处在全县下游,同时被扣掉二季度1800元绩效。

领单子的时候,冯守林手心直冒汗,可他想不明白,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的落后?以前搞自己的产业多,可现在几乎都住在村委,每天想的也都是如何给村上谋发展。

如今的跑马村,环境面貌升级不说,村里三条沟都有主导产业,所有贫困户都链接在合作社通过分红、务工获得收入,群众到底哪里不满意?冯守林有点抱怨。

回村以后,冯守林立刻在全村开展大排查。

“我都打了四个叉。”村民徐步友倒也不避讳,直说,关于对党支部、脱贫攻坚成效等四个方面的评价,他都给了差评。

看到徐步友这么说,冯守林大概有了底。事情的起因是,村里修生产路时,砍了徐步友的一棵小白杨,当时拗不过徐步友的阻拦,他们便说话大声了一些,没想到留下了“嫌隙”。

一周的排查结束,冯守林说,其实群众对村里的变化很满意,但因为一些细节导致差评。此后,冯守林便不再觉得群众工作有小事。

经过整改,下半年的考评中,跑马村直奔全县第一,“县上确实赏罚分明,结果一出,给村上奖励的1万元就到账了。”冯守林说。

差异化考核之下,排名总靠后,面子上谁都挂不住。当制度配套有了更细化的措施,更标准的收入补贴之后,“四化”管理很快显示出威力。

起初的金家河镇黄家沟村村委,不只考核在后,更是在县上“挂过号”的软弱涣散班子。前任村支书心思不在工作上,一味“等靠要”,工作推不动的时候,只能依靠镇上和其他村子搞“大会战”。

人数超过1500人,脱贫人口占全镇的三分之一,工作难度大。可这个合并村,班子不团结,矛盾更大。

去年换届时,年轻的程波接过了这个烂摊子,他暗下决心,先从建强党组织入手。

新班子第一次开会,程波就喊话,党员要起带头作用,要走在前头。

2018年7月13日晚,暴雨、洪灾,黄家沟3条沟里的近800户村民受灾。大树横卧,道路冲断,村民出不来,救援进不去。

14日一早接到电话,程波就打开喇叭,“村干部、党员先上,给救援队挖出路来。”60多个党员,一干就是7个小时。

此后,老百姓从心底开始认可这个新班子,但感情的升温还需要有仪式感的活动。在“90后”的思维里,还得再热闹点,程波打算利用“五一”劳动节的契机,举办农民运动会。

2019年5月1日,全村300多人聚在一起,有的以小组为单位参加拔河比赛,有的一个人“摸着石头过河”,有的“抢收抢种”……活动全程,党员负责后勤工作。

人心齐了,事就好办了,黄家沟村接连成立了扶贫合作社、电商合作社,发展了香菇大棚、乌鸡产业,村集体积累达到40万元。

2018年,程波被评为“汉中市优秀共产党员”,黄家沟村也扬眉吐气了。

来源:西安新闻网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李孟谦
分享到:
【西安日报社声明】西安新闻网刊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已经西安日报社独家授权。自2009年1月1日起,其他商业网站(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除外)未经西安日报社授权,不得转载西安新闻网上刊载的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欢迎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在对等合作的基础上转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的新闻,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其他商业网站如有合作意向请与西安新闻网联系,网站联系电话:029-88215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