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 / 企业邮箱

2020-04-01 08:42  来源:南方日报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初惠贤

王梓佩

 3月30日,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西昌市郊发生森林火灾,已造成18名打火队员和1名向导牺牲。此前两天,凉山木里藏族自治县发生森林火灾,初判已达重大森林火灾标准,并有蔓延危险。

时间拨回2019年3月30日,干燥的春天、肆虐的山火、火借风势、伤亡惨重,前后场景如此相似。逆行者们前仆后继的勇气值得尊敬,但是,如果英雄的生命没有换来对灾难成因的反思和山火防控教训的总结,如果下一次、再下一次面对重大山火还是“猝不及防”,那么,蹈火者们的牺牲就是被辜负的。

反思可以从山火的产生与扑救两方面着眼。山火之所以多发、蔓延范围广,主要是山区植被覆盖率高、林下可燃物积聚,兼之当地春季气温偏高而且干燥,分别为山火爆发提供了可燃物和助燃条件。那么,是否可以通过强化对森林火险的排查降低山火发生风险?另外,虽然人工降雨同样受到自然条件制约,却并非不可能实现,凉山木里曾在2019年4月实施过人工降雨作业。除了强调要提高警惕,当地或许可以在火灾多发季节到来之前更加主动,尽可能采取可行措施避免灾害发生。

在扑救层面,对于重大山火是否该救存在争议。一些地广人稀、森林资源较丰富的国家有时会放任山火燃烧。对于凉山来说,放任不切实际。一方面,此次火灾直接威胁西昌城区的安全,石油液化气储配站、加油站、学校、百货仓库等一旦遭到波及,后果不堪设想;另一方面,凉山地貌复杂,植被被毁可能引发水土流失、滑坡、泥石流等严重次生灾害。

山火应该救援,可是灭火人员的安全也该得到保障。《森林防火条例》规定,扑救森林火灾,应当坚持以人为本、科学扑救,及时疏散、撤离受火灾威胁的群众,并做好火灾扑救人员的安全防护,尽最大可能避免人员伤亡。实施救援的前提是加强专业消防队伍建设,并且推动对森林山火防控的研究走向深入,通过发现和运用规律,指导救火工作更有效地开展。

事实上,救火者是可以不孤军奋战的。例如,利用科技手段为救火者提供准确的地形信息,帮助他们判断路线、分析火情,提高灭火效率、做好自身防护;又如,其他地区有使用化学物质阻燃的先例,不妨将经过论证对环境影响较小的这一类“武器”运用到灭火过程中;再如,直升机运水也许杯水车薪,但是能不能为受困的救火者提供支援?

2019年木里大火发生前,四川省森林草原火灾案件调查复核工作组曾进入木里,对扑火队伍建设不规范、力量不足,森林火灾风险排查机制不完善,森林防火各级责任书不规范等问题提出了整改意见和建议。后来发生了两场大火和数次小型山火,当地究竟有没有按整改意见和建议作出改变?作出了怎样的改变?这些问题应该不断追问下去。